? "

齐发官网首页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齐发官网首页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齐发官网首页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


                        吕玉平:育种要企业主导

                        2013-08-27 12:02 | 作者: | 标签: 吕玉平 企业主导


                        蔓菁育种。图fastplants.ning.com
                         
                        种业是农业的核心。中国从2003年起至今实现了粮食产量的“九连增”,在粮食产量增长的贡献中种业发挥了重要作用。统计结果表明种子对于单产增加的贡献率达到43%。特别是在当前中国耕地面积日益减少的背景下,粮食产量的增加主要依靠单产的提高,这其中品种的作用就显得尤为重要。

                        此外,中国是农业大国,也是全世界最大的种子需求国之一。据中国种子协会的数据显示中国常年用种量高达1250万吨以上,居世界第一位。随着种子商品化程度提高,中国种业市场升值迅速,已经从2000年的250亿元增加到目前的近千亿元,成为继美国之后的全球第二大种子市场。当前,随着生物技术的快速发展,世界种业发展的形势也由常规育种为主变为常规育种与生物技术相结合。

                        专业化人才匮乏

                        传统常规育种大都依靠经验,需要长期积累,且工作量较大,育种效率和效果无法保证。生物技术的兴起开启了传统育种向与生物技术育种相结合的新阶段。目前,水稻等重要生物体的基因图谱已完成大规模测序,全世界进入田间试验的已有超过6000多项农作物方面的生物技术研究成果。由此可见,未来种业发展必须依靠生物技术的进步,尤其是基因工程和细胞工程,生物种业将成为智力密集型产业。

                        美国孟山都公司是全球最早进行转基因育种并且商业化的公司之一,早在1998年,其开发并推广的转基因抗虫玉米、抗除草剂玉米和转基因大豆约占世界88%的基因改造农作物种子。此外,从世界范围来看,全球70%以上的水稻基因专利、90%以上的玉米基因专利,80%以上的小麦基因专利和75%以上的棉花基因专利掌握在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国,而中国获得的基因专利总数只有约7 000件,不足美国的10%。

                        生物技术种业的兴起对专业化人才特别是掌握核心技术的高端领军人才提出了更高要求。在中国从事生物技术研究的人才基本上集中在大学和科研机构,而且绝大多数从事基础性或理论性研究,目标产出以论文等科研成果为主。而绝大多数的公司几乎没有研发机构和科研人员,特别是具备现代生物技术知识的研发人员严重匮乏,掌握先进生物育种技术的高端人才更是凤毛麟角,这将成为制约中国生物种业发展的首要问题,使得种业的生物技术研发手段和技术相对落后,多数企业的生物育种还是空白,或者由于没有专业技术人员的参与而无法有效启动。在生物种业领域,“兵马、粮草未动,人才先行”已成为业界共识。

                        研发投入严重不足

                        种业具有高投入、高风险和高回报的行业特征。生物种业由于技术和人才等要素的加入使得其研发投入巨大。中国农业科研投入一直不足,只占农业产业GDP的0.6%~0.7%。国内主要农业类上市公司年报显示,农业企业科研投入多数占收入的比例不足1%,接近国际公认的“死亡线”(国际公认标准为企业科研投入5%为正常线,2%是维持线,低于销售收入1%是死亡线),而发达国家一般为8%~12%。

                        中国种业多以产销为主,拥有科研能力的种子企业不到总数的1.5%。在种业上市公司中,2010年,登海种业研发支出2 761.7万元,占销售额的比例为2.94%。袁隆平农业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支出2010年的增加值为960.3万元,占收入比例为0.75%。中国50强种业企业的科研投入占销售收入的比重集中在2.5%~3.6%,与跨国公司相比相差甚远??绻镜难蟹⑼度胍话阏枷凼杖氲?0%左右,有的高达15%~20%。如美国先锋公司一直保持较高的研发投入,其1998年的研发投入就达到了2亿美元,目前仍坚持每年用于研发的投入占销售收入的10%~12%。孟山都公司2010年销售收入为105.02亿美元,而研发投入高达12亿美元,占总收入的比例为11.47%,其中育种研究和生物技术各占一半。2005-2010年间研发投入年复合增长率超过15%,研发投入占销售收入的比例一直维持在10%左右。先锋公司销售收入53亿美元研发投入也高达10亿美元,先正达种子业务销售收入28亿美元育种研发投入4亿美元以上。

                        由此可见,登海种业每年的研发投入仅相当于孟山都公司平均一天的研发投入。2009年,中国五家A股上市种子公司——丰乐种业、登海种业、敦煌种业、隆平高科和万向德农在研发上的投入共计仅4400万元,而孟山都的研发投入超过10亿美元,是这五家上司公司总体的152倍。

                        研发投入的严重不足说明中国种业企业的短期行为依然较重,注重扩大市场份额,赚取现实利润,而对着眼于未来发展的战略性研发投入重视不够。这使得中国种业科技创新能力和参与国际竞争的实力都很弱。尤其是生物种业要求的研发投入大、周期长,而且需要多年才可见效,更使得中国种业公司望而却步。这一问题严重制约了中国生物种业的快速发展。

                        研发链关键环节缺失

                        国外生物种业的经验表明,现代生物育种研发链是以市场需求为导向,从上游的基因发现和评估开始,通过候选基因的优化、骨干亲本的转化、商业化转化体的筛选,安全评估和性状整合等一系列中游研发程序,最后进入到品种选育,从而获得具有特异性状和功能的新品种。孟山都等国外生物种业公司巨头就是按照这一程序建立起自己的产品研发链,投资巨大,周期长达10年左右,非一般企业所能承受。

                        而在中国,上游的新基因发现和评估工作主要集中在少数大学和科研机构,而且大多数处于理论和基础性研究阶段,基本与市场需求脱节。下游的新品种选育则集中于地方农科院和育种公司,而且基本上都是模仿秀般的常规育种。因而造成中国的生物育种研发链缺失了中间环节,造成上游纯学术科研和下游育种应用的中间断层。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缺乏专业化人才,更重要的是尚未建立以企业为主体的商业化育种体系。由于中间的候选基因的优化、骨干亲本的转化、商业化转化体的筛选,安全评估和性状整合等一系列环节往往投入巨大,周期较长。由于其偏重应用开发,科研单位没有研发动力,小企业没有人才和资金。因此,迫切需要建立企业主导的商业化育种体系。

                        (作者吕玉平任职于北京大北农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生物技术中心,主要从事分子生物学研究及研发管理。中国农业科技导报, 2013。有改动)

                        来源:

                        相关文章

                        ? 齐发官网首页